首页 > > 萌妃当道:霸道妖王好凶猛

萌妃当道:霸道妖王好凶猛

正文 第415章 帮帮,好不好?

作者:小楼潋秋


    第415章 帮帮,好不好?

    原本想要用模棱两可的方式回答回去的人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到她啊了一声后,激动的差点从他怀里跳出出。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连忙把人再一次抱紧,拍拍她的后背,柔声问道:“怎么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被我忘记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她纠结的看着用眼神询问她的男人,有些内疚又有些挫败的把双手抵在他的肩头,叹了口气,非常非常无奈的说道:“我好像把我那个便宜哥哥给忘了……”

    那会儿可是他把她带出去的,她被带走了,他应该会担心的吧?毕竟……那个时候的他真的已经开始要做一个好哥哥了。

    “便宜哥哥?”

    “就是月清寒啊?”月绮歌皱了皱鼻子,“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

    她觉得月清寒应该不会为了她冒险去魔界找她,只是当时的情况,让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在意他有没有受什么重伤,情况到底怎么样。

    “在人界。”夜凤栖并没有太去关注人家月家,在他眼里,月家把她送过来,那么就是属于他的,依照月家对她的态度,她是死是活似乎都不是什么要紧事。

    光是想到这一点,他对人界月家就没有什么好感,更不要说是月家的继承人月清寒了。

    “就这样?”以她的直觉来看,夜凤栖知道的可不止这个。

    “被月家家主关在了禁地里修炼,不允许他踏出一步。”

    “关着了?为什么?”从她仅有的那点记忆里,可不难看出月清寒在月家受宠的程度,那月家家主怎么会舍得把月清寒给关在禁地了?

    说好听点是修炼,不好听那就是囚禁啊?

    若是月清寒心情不好,那可是会憋出病来,走火入魔的吧?

    夜凤栖不是很想让她知道原因,可被她撒着娇摇着肩膀的时候,把她按住,不让她继续乱动的说道:“听说是受伤的时候不太听话,非要忤逆月家家主的意思要过来寻你,让月家家主盛怒之后就将他丢掉了禁地里。”

    月绮歌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月清寒竟然会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被关在了禁地中,她在他怀中愣住了,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是在衡量月清寒在她心中的重量,又或者说是在思考……

    月清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变化为什么又会这么大?

    作为月家下一任的家主,他不可能不知道‘听话’是多么的重要,怎么会因为她而忤逆现在的月家家主呢?

    月绮歌现在的心情很微妙,她无法分清是她自己对月清寒有所改观了,还是因为‘月绮歌’留下的什么东西在作祟。

    想着想着,就出现了一丝茫然和不安,手指无意识的抓紧他的衣角,微微蹙起的眉头让夜凤栖看了也跟着皱了起来。

    像试探着什么似得靠近她,确定这样的距离是不会吓到她了,才亲了亲她小巧的鼻尖,问道:“担心他?”

    他以为她现在的情绪都来自于担心月清寒的安危,虽然不想涉足人界的事,但若是她的话……

    “等本王这两天安排好这边的事情,陪你去人界看看?”

    她心若不安,那心思便会一直停在月清寒的身上,他不喜欢这样。

    “夜凤栖……”

    她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然后显得有些无助的搂着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颈窝,蹭了蹭,“你对我这么好,我以后要是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那就不离开。”她可能不知道拥她入怀时他有多么的满足,这奇妙的感觉就好像找到了遗失多年却仍被记挂在心的宝贝一样,只想要得到更多更多,以补足曾经没有她的岁月。

    “那我如果恃宠而骄,脾气被你宠的很坏很坏呢?”

    “本王就是想要把歌儿宠坏掉,让其他人无法忍受歌儿的脾气才好。”夜凤栖用鼻尖蹭了蹭她的,尽他所能的安抚她。

    月绮歌眨了眨突然有些泛酸的眼睛,主动地亲了亲他的嘴唇,“可恶……”

    “嗯,本王可恶。”

    顺着她的话说了句后,便回吻她,“若是担心月清寒,过些日子本王陪你去人界吧。”

    “会不会……”

    “不会。”夜凤栖打断她的话,语气中的坚定似要切断她所有的顾虑,“这是本王想为歌儿做的事情,不要想太多。”

    “或许你也可以这么想……”

    “怎么想?”

    他单手捧着她的脸,拇指在她有些湿润的眼角轻轻地压了压,神色温柔,充满了眷恋,“夜凤栖,是为了月绮歌而存在的。”

    心脏突然的跳动让月绮歌瞳孔紧缩了一下,他没有自称本王,他用他们的名字说出了这样的话。

    被感动到的人眼泪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他,似在谴责他让她落泪。

    把她惹哭了的男人眉头无奈的皱起,眼中有着淡淡的心疼,她的眼泪拥有他承受不起的温度,心尖密密麻麻的疼着,让他怜惜的将她的泪一一吻掉。

    “别哭。”

    轻声的劝慰不但没有让她止住眼泪,反而让她哭得更凶了。

    无声的,睁着眼睛盯着他的哭泣叫他有些手足无措。

    “不哭了好不好?”

    带着一些祈求的温柔让月绮歌抽泣了两声,努力压制着堵塞喉咙的哽咽,哑声说道:“对不起,我不想、哭的……”

    她只是太感动了,充斥着暖流的心脏好像随时都会爆掉。

    “我只是,太喜欢了……”

    抬手,捧着他的脸,道:“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我,是积攒了多少的福气才会遇见这么好的你。”

    “夜凤栖,我不会放开你了。”

    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彷徨和不安被他一句话轻易的打消掉,之前因为考虑到各种不安定的因素而产生吞噬意志的不安,可最害怕的还是她会像来到这里一样,突然就回去了。

    她哭着亲吻着他的嘴唇,“我绝对,不会让‘她’回来的。”

    残留在身体中的意识总能让她提起警惕,害怕被‘吞噬’,总会因为占领者‘别人的身体’怕被原主夺回身体而感到不安。

    可她忘了,她之所以会占领这具身体,是因为这具身体中已经没了灵魂,既然没有灵魂,那这具身体在她降临之前,就是一句死尸……

    舔过他的舌尖,抱着他的脖子加深这个吻,她是月绮歌,那个认定了什么,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会去做会去努力的月绮歌!

    不会退缩,不会畏惧,她想要夜凤栖,比以往更想!

    激吻中的两人对视时似乎有了默契,她眼睫轻颤,有些回避,却又勇敢的迎上。

    而夜凤栖激动的抱紧了她,允了下她的嘴唇,发出让人羞涩的声响后,舔了舔,道:“可惜了……”

    紧绷的声音带着些许喘息,“歌儿的身体,承受不住的。”

    “为、为什么?”月绮歌不明白自己哪里不行,她都要给他了,为什么他会拒绝?他明明……也想的。

    “因为……”

    他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瓣,道:“本王可能会在动情时无法控制妖力,若是入了进去……歌儿会受不住的。”

    说到这里,在她微微愣住时,夜凤栖耳尖有些发烫的看着她,声音拉低了一些,道:“本王在歌儿面前是没有自制力的,没有办法把握自己是否能够……留在外面。”

    ……

    月绮歌脸蛋爆红,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后知后觉的人在他怀里卷成虾状,捂着脸,脑袋抵在他的胸口,“那、那、那……”

    “那就等歌儿身体好全了,修为也提升之后再……继续这样的事情吧。”

    夜凤栖也很是无奈,不过相信以她的资质,是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的。

    想着可以自己把她吃掉,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后腰摸了摸,“到时候,我们去一个灵气纯净的地方做吧。”

    “嗯?”

    “一种古老的双修之法,若是在灵气纯净的地方与心爱之人做快乐的事情,修为会提升的很快,这是有助于歌儿的。”

    他勾起她的下巴,侧头吻在她敏感的耳廓上,“有些人总拿歌儿的修为说事,那就让歌儿成为妖界数一数二的高手就好了。”

    那些人他可以轻易的解决掉,但他觉得……

    偶尔还是需要她亲自动手解决那些诋毁她的人才是最好的。

    她亲自动手,也会消减一些她受过的委屈吧?

    “不是、不是说现在没有几处灵气纯净的地方了吗?”

    红着脸,下巴还被抬着而不得不看着他道:“如果有的话,应该已经被别人知道了吧?”

    “那处地方是个秘密,以后本王再告诉歌儿。”

    眼中还染着*的人舔着她的嘴唇,“在这之前,歌儿就用其他的办法帮一帮本王吧?好不好?”

    未等她回答,他就刻意的压低了声音,用那充满诱惑的低沉之音在她耳畔说道:“本王也会帮歌儿的……好不好?”

    心跳如擂鼓,月绮歌害羞至极,却没有拒绝的红着脸甚至连耳朵都红透了的抱住他的脖子,埋首在他颈侧点点头,细细的应了一声,“嗯……”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